Tag Archives: beijing

我和死亡擦身而过?

我今天早上翻开报纸,感到非常心寒。头条新闻都是关于四川的大地震。翻开副刊,看到一篇文章,读了之后,心头一酸,好想哭。在这里我找到一张非常符合这篇文章的照片,想跟大家分享:

那是一张纸 不是饼干

● 原甸
呵! 纳尔吉斯是谁?
我们谁都不知道
但它却把灾难与我们的民族
一夜之间捆绑在一起
我只记得那一夜
黑夜安静得令人出奇
而且令人不安和战栗
纳尔吉斯扑来了 在半夜
它把千家万户的瓦片卷走
好像扫落叶一般的扫走
我们睡在地板上的婴儿
(因为我们贫穷 我们没有床)
穿过破屋顶被举上黑夜的天空
黑浪立刻伸出舌头把他们舔走
妈妈们连哭喊都来不及
(我们其实是没有声音的民族)
今夜我们更没有声音
因为风,水和泥土都塞满着我们
每一个人
(包括我们婴儿的妈妈)
呆滞的嘴巴
天亮的时候
我们看到伊洛瓦底江
出现了许多许多的小岛屿——
尸首都挺着鼓胀的肚皮
太阳把这些肚皮照得黑里透亮
水牛也安歇了
伴着它的主人
仰卧在黄泥土般的水波上
牛与人都安歇了
因为纳尔吉斯今天来到
我们已经无力站立了
因为稻米之乡已经断粮
我们守着江边盼着救援的船只
我们看到一只飞鹰都高兴
因为它太像救援的飞机
许多人看着看着突然倒下了
(他们倒下也好
让没有倒下的人少了争抢者)
哎! 听说他们要派东西给我们呢!
在这地狱的边沿
他们要派“民主”的公投票
那是一张纸呀!
不是饼干
那不是饼干呀!
是一张纸
他们要给我们“公投”
他们要给我们“民主”
但我们没有饼干……

13 May 2008,早报副

我从小就在新加坡长大,而且那个年代新加坡在改头换面,已经没有贫穷的痕迹。我不知道什么是战争,什么是缺水,什么是宗族暴乱,我只能想像那种环境是怎么样的。看到世界正面临的危机,我仿佛亲身体会那种无奈,那种害怕,那种无助。而早报副刊的这篇文章一针见血,说明了人民要的是基本的粮食,而不是民主。这些灾民和我都是同一个地球的孩子,可是我无能为力,还平安无事的在这里为他们感到不值,真的好像有点虚伪。

我一直都会记得,今天我和他们处在相反的环境,不是因为我比他们优秀,比他们特别。我只是比较幸运,所以这一切都不能当做理所当然。

今天我差一点被大卡车撞死,也许那生死之差让我更珍惜自己的性命。事情发生在公司山下花圃的路段。卡车司机从对面的小路直闯过来。他本来只能右转,可是为了走捷径,不但闯红灯,还被左边行驶的汽车吹笛。他为了闯灯,又为了闪车,快速的驶入我的车道(我的左边有一辆小罗哩、右边则是卡车应该驶入的单行车道,所以我动弹不得),当时我只能看着他对着我冲来,如果他没有闪避我,顺利的驶回我右边的单行车道,后果不堪设想。以他的速度和体积,我应该是凶多吉少。或许幸运星照着我,所以我安然无恙。谢天谢地,谢谢神灵的保佑。

我这也不算是和死亡擦身而过吧,和中国四川的人民比起来,根本没得比。看到新闻的画面,网上的照片,阵阵悲酸涌上心头。想想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想想那些失去同学的学生,想想那些想帮可是又自身难保的同胞,想想那些眼睁睁看着爱人被活埋的难民。。。那种痛,是我这个幸福的新加坡孩子最接近的亲身体会。

记得要感激现在所拥有的,因为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幸福的孩子。

Advertisements

说话伤人

我们常常很容易对我们所爱的人感到不耐烦,对他们说话的语气也不比我们对朋友,或是陌生人来得客气。

我了解这种滋味。是很难过的。

所以话在脱口而出之前,一定要记得考虑对方的感受。不要把他当成理所当然,要不然亲情也好,友情和感情也好,一旦伤了对方,是很难弥补裂痕的。

olympicsmascots.jpg
我两年前到北京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收买各式各样的奥运吉祥物。可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