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8

放生

今年的卫塞节过的特别有意义。我一早就到渡悲林和大伙儿一块儿出海放生。我并不认为一天的放生就能够弥补我一切的失误和过错,因为虔诚是从心燃起,而每天积德,回向众生才是我的宗旨。

有好多好多的海鲜,都是从kelong买来放生的。

这是龙虾,还有其他鱼,我不清楚他们的名称,也不方便拍照。

让他们回归大海。。。

我第一回放的是鱼。

宠一宠自己

我今天过的特别充实,早上拍戏,下午按摩,然后去运动,接着回到家,又是full body scrub又是facial mask的,太享受了!好久没这样宠自己喔!以前我会觉得上spa是浪费时间,冲凉是出于需要,不过现在开始觉得偶尔是应该宠一宠自己的,反正那么努力工作,也要懂得让身心有保养。现在的我是take my time…哈哈!

今天除了DIY-spa之外,还自己弄了营养晚餐。看起来不是很美味,(但是很好吃!)因为我本来没有打算要拍照的,不过想想今天过的蛮特别的,还是要跟大家分享,所以就拍了下来。这次我加了枸杞子,不敢放太多,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放,反而今天味道更好!嘿嘿。。。喔对了,我还自己弄了一杯玫瑰花瓣苹果茶,(是芷绚跟我说她在某家茶屋喝过的),很健康吧?

我要准备“迎战”咯,下个星期将会泡在圣淘沙拍沙滩排球比赛的戏,一定会精疲力尽。今天也别多写了,要早点休息,好让我健康的一天能够完整的结束。

明天有的忙咯!

Language of thought

I just want to say a big thank you to all the avid readers of my blog. I have been receiving quite a number of requests to write in English, and I feel bad for those whose computer can’t display Chinese characters, and non-Chinese readers. But as I’ve replied to some fans in private, I just want to say, I love sharing my thoughts, views and feelings openly with everyone. Sometimes I think in Chinese, sometimes in English, and I end up expressing them in whichever language the thoughts were formed. To translate one to the other is possible, but it loses the emotional subtlety that is most precious to me. It’s my emotional world I want to invite you into, to share with you my intimate thoughts and present who I really am, apart from my on-screen persona(s). 🙂

Recently, I bought 《红楼梦》because I love literature, although not necessarily acing it during my JC years. *oops* (I bordered on failing throughout the two years). I love the period, the stage, the characters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 language of literature,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With every book, regardless of its genre, I find myself teleported into that time, watching the characters, feeling the emotional nuances they do and walking through the era they existed in. It’s always a very deep and thought-provoking experience and it is this, I like to share with all.

I can’t read Chinese fluently, more so if it is in traditional characters, but I try, because I’m intrigued and curious and never want to stop learning.

我和死亡擦身而过?

我今天早上翻开报纸,感到非常心寒。头条新闻都是关于四川的大地震。翻开副刊,看到一篇文章,读了之后,心头一酸,好想哭。在这里我找到一张非常符合这篇文章的照片,想跟大家分享:

那是一张纸 不是饼干

● 原甸
呵! 纳尔吉斯是谁?
我们谁都不知道
但它却把灾难与我们的民族
一夜之间捆绑在一起
我只记得那一夜
黑夜安静得令人出奇
而且令人不安和战栗
纳尔吉斯扑来了 在半夜
它把千家万户的瓦片卷走
好像扫落叶一般的扫走
我们睡在地板上的婴儿
(因为我们贫穷 我们没有床)
穿过破屋顶被举上黑夜的天空
黑浪立刻伸出舌头把他们舔走
妈妈们连哭喊都来不及
(我们其实是没有声音的民族)
今夜我们更没有声音
因为风,水和泥土都塞满着我们
每一个人
(包括我们婴儿的妈妈)
呆滞的嘴巴
天亮的时候
我们看到伊洛瓦底江
出现了许多许多的小岛屿——
尸首都挺着鼓胀的肚皮
太阳把这些肚皮照得黑里透亮
水牛也安歇了
伴着它的主人
仰卧在黄泥土般的水波上
牛与人都安歇了
因为纳尔吉斯今天来到
我们已经无力站立了
因为稻米之乡已经断粮
我们守着江边盼着救援的船只
我们看到一只飞鹰都高兴
因为它太像救援的飞机
许多人看着看着突然倒下了
(他们倒下也好
让没有倒下的人少了争抢者)
哎! 听说他们要派东西给我们呢!
在这地狱的边沿
他们要派“民主”的公投票
那是一张纸呀!
不是饼干
那不是饼干呀!
是一张纸
他们要给我们“公投”
他们要给我们“民主”
但我们没有饼干……

13 May 2008,早报副

我从小就在新加坡长大,而且那个年代新加坡在改头换面,已经没有贫穷的痕迹。我不知道什么是战争,什么是缺水,什么是宗族暴乱,我只能想像那种环境是怎么样的。看到世界正面临的危机,我仿佛亲身体会那种无奈,那种害怕,那种无助。而早报副刊的这篇文章一针见血,说明了人民要的是基本的粮食,而不是民主。这些灾民和我都是同一个地球的孩子,可是我无能为力,还平安无事的在这里为他们感到不值,真的好像有点虚伪。

我一直都会记得,今天我和他们处在相反的环境,不是因为我比他们优秀,比他们特别。我只是比较幸运,所以这一切都不能当做理所当然。

今天我差一点被大卡车撞死,也许那生死之差让我更珍惜自己的性命。事情发生在公司山下花圃的路段。卡车司机从对面的小路直闯过来。他本来只能右转,可是为了走捷径,不但闯红灯,还被左边行驶的汽车吹笛。他为了闯灯,又为了闪车,快速的驶入我的车道(我的左边有一辆小罗哩、右边则是卡车应该驶入的单行车道,所以我动弹不得),当时我只能看着他对着我冲来,如果他没有闪避我,顺利的驶回我右边的单行车道,后果不堪设想。以他的速度和体积,我应该是凶多吉少。或许幸运星照着我,所以我安然无恙。谢天谢地,谢谢神灵的保佑。

我这也不算是和死亡擦身而过吧,和中国四川的人民比起来,根本没得比。看到新闻的画面,网上的照片,阵阵悲酸涌上心头。想想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想想那些失去同学的学生,想想那些想帮可是又自身难保的同胞,想想那些眼睁睁看着爱人被活埋的难民。。。那种痛,是我这个幸福的新加坡孩子最接近的亲身体会。

记得要感激现在所拥有的,因为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幸福的孩子。

戏里戏外的交情

这是我们队的名字 ”G-Force“。没有什么特别意思吧~! 穿蓝色球衣的是我们的敌队 ”V-Rockets”。虽然我们戏里龙争虎斗,但是戏外都打成一片。以下都是我们胡闹的照片, 太规矩的照片多无趣嘛!嘿嘿。。。

母亲节前夕的感触

我曾经说过要四个孩子,可是最近这个念头有些动摇。或许是每天报章里都提到物价上涨的趋势,又或许是一天我在银行看见了一个宣传广告提到现在的大学学费在十年后会起到双倍的事实,经济上的能力是个很残酷的考虑因素。

结婚,生育,养育孩子的话题最近一直在我身边环绕着。除了阿姐和阿哥的婚礼之外,我前两天为了i周刊的一个故事,访问了权怡凤大姐,她也跟我分享自己身为母亲的一些感受。

在加上我刚刚看完 “My Sister’s Keeper”,而且看到最后,眼泪簌簌留下。当时在化妆间,大家都被我吓到,以为发生什么事。哎,我就是这么投入剧情,深深的感受到故事里身为母亲的那种挣扎和痛苦。她为了救大女儿,和丈夫生了个designer baby,目的就是要利用妹妹身体的资源,来维持姐姐的性命。你能说她错了吗?后来妹妹决定起诉父母,要求medical emancipation,因为她不想在让医生利用她的身体了。母亲以为她自私,以为她对女儿们的想法和感受了如指掌,可是她究竟真的懂吗?还是她只想安抚自己是个尽责的母亲?

妹妹需要捐出她的肾脏给姐姐。姐姐身子弱,可能得到肾脏后也未必会活下来,可是得不到就肯定活不久,而妹妹又可能会遇到生命危险,到底要让谁去冒这个险呢?两者都是自己身上的肉,你可想像这是多么痛苦的抉择?

她拼命在为女儿的生存烦恼, 千辛万苦,可是却发现女儿如此不珍惜生命,那种打击又如何?

如果自己的女儿已经脑死, 而唯一在帮她呼吸的是一台机器,在关掉它的那一刻,算不算是亲手结束女儿的性命呢?

读到这里,我真的忍不住了,因为我心里是痛不欲生的。

母亲节的意义重大,因为在把孩子带到世界的那一刻,她早已牺牲自我。

这两位身穿黑色汗衫的就是宝宝的父母。

祝天下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说到双峰。。。

前两天,我们《球爱大战》拉队到 Tiong Bahru 巴刹,拍一场非常难为情的戏。剧情描述我们输了一场球赛,结果因为事先有打赌,所以我们被罚要穿bikini到巴刹买东西。

我当天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记者朋友出现,更没想到自己的身材会被讨论。入行到现在,从来就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材上,所以突然变成记者关注的话题,坦白说,真的让我很不自在。如果有记者朋友在看这篇,我当天要是有任何不友善,请多多包含,我是一时不知所措。

我不爱露,因为不喜欢人们把焦点放在我的肉体,会让我很不舒服,可是因为这部剧的剧种,不露的话就不合理了。虽然朋友说年轻是本钱,不现在炫耀要等到什么时候,但我就是因为年轻,才更想保护自己。尽管如此,我也了解这是我的职业,我必须专业的面对,所以就不推辞,也不会扭扭捏捏。

这篇文章登了之后,我收到不少朋友的简讯,有些很坦白的问我是不是去隆胸?天啊!!!有这么夸张吗?我希望在这里顺便澄清。我一直都很满意自己的双峰。对我来说,隆胸的动机有三个:一,自己不满意;二,想给自己增加信心;三,想给人家看。整个隆胸的过程太麻烦了,而我没有足够的动机让我愿意去花时间和金钱来冒这个险,接受这么复杂的过程。坦白说,我不觉得自己很大,所以如果动手术就只做这么样,还真不值得。所以呢,一定是大家事前太低估我了呐?!

对此事,我也就只有这些话要说。不过我想补充的是,我认为自己的身体只是帮我塑造人物的其中一部份,所以网友认定我平胸也好,丰满也好,我只希望我要做平胸的小太妹也行,要做健康阳光沙滩宝贝也不差,能够利用身段来辅助演技才是我的目标。